烧书阁 > 玄幻小说 > 大魔王娇养指南 > 第1054章 可惜他是个病号

第1054章 可惜他是个病号

    燕三郎拍了拍它的背部,顺便拍落一点残雪:“你家女主人呢?”

    “喵?”芊芊歪着头,不在它这里呀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不需要同声翻译,燕三郎也看懂了。千岁就在木铃铛里,一直没吱声而已。

    他按了按木铃铛:“千岁?”

    没反应。

    他又唤了一声,千岁的声音才响起,还带着浓浓睡意:“吵什么,一大早还让不让人睡觉了?”

    他忽然不知该说什么了,半天才憋出一句:“你还好么?”

    红烟从木铃铛里飘出来,附去白猫身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,猫儿送他一记白眼:“除了亲个嘴儿还要担心你心病发作之外,有什么不好的?”

    心猿意马,就难免心跳加快、气血运行加快,这却是他的病体所不许的。

    燕三郎摸了摸鼻子,低头吃早饭了。

    白猫站在桌上洗脸,偶尔偷瞄他两眼。看这小子难得的局促,她反倒落落大方了。

    外头天光正好,昨晚更像一场绮梦,她想起来也有那么一丁点儿不自在。

    这样算不算监守自盗呢?

    可是感觉出奇地好啊!

    若非碍于他是个病号,她能把他一口吞了。

    嘿,嘿嘿。

    她一时想得出神。

    一只猫发呆,没人会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奇怪的氛围在饭桌上流淌。

    燕三郎埋头跟羊肉包子较劲,也是不发一语。

    一整个白天平安度过,风不吹,树不摇,猫儿也不叫。

    燕三郎没有出门,窝在屋里算计运走玉太妃的办法。

    猫儿一整天都不知所踪,也不知道浪去哪里了。直到太阳下山,燕三郎也没见到千岁。

    燕三郎有错觉,她有意避而不见。

    昨晚过后,他们的关系好似还倒退了一大步。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未几,门响了,金羽的声音传来:“少爷。”

    燕三郎给他开了门:“怎么?”

    这厮今年才二十出头,远不似霍东进那么稳重,进了安涞城以后就拖着小伙伴们四处玩耍,不是聚众吃喝就是逛红馆坊,吃喝玩乐赌,样样都来,因此白天基本找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进城不到四天,据说他已经在外头打了两架。

    燕三郎听说以后,不仅不加责怪,还多拨了一点银子给他。

    金羽这些气血方刚的小伙子在山里憋足了五年才回到人间,怎么撒疯都不为过。并且燕三郎也明白,他在市井下九流之地打探消息才最是方便不过,又能掩人耳目。

    果然金羽进来之后,就给他捎回一个消息:

    “明天清晨在城北的童渊族祖祠,宣王要办祭天大典。”

    “明晨?”燕三郎皱眉,“怎么这样仓促,事先都不曾听说?”

    “啊,可不是?”金羽快速道,“这是我从赌

    坊听来的,输给我三十两银子的倒霉蛋就参与筹办大典,白天至少有千来人忙得晕头转向。我看这消息假不了。”

    他自有刺探情报的本事,说出口的话自然有些把握。何况祭天大典这样的盛事,明天就见分晓,也瞒不了人。

    他接着道:“据说宣王得了一件宝物,可以镇地气、调风雨,因此明天要把它供去祖祠,以待后效。”

    这么说,燕三郎就明白了:“顶替失窃的神物?那确是越快越好。”

    石碑失窃、天灾降临,这对宣国的民心是一大打击。宣王如果入手能够顶替它的宝物,那的确要大张旗鼓以告天下,然后迅速使之生效。

    如今的宣国,太需要一个好消息了。

    千岁的声音从金羽身后传来:“可知是什么宝物?”

    金羽回身,望见丽人赫然站在身后。他恭敬行了一礼,才答道,“据说是口大鼎。具体名讳,那人也没有问到。”

    “鼎?还能保风调雨顺?”这效能怎么听起来恁地耳熟?千岁咦了一声,“该不会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龙夏鼎。”燕三郎接了下去,“我们从迷藏国的宝库中取过龙夏鼎,知道它号称国之重器,并且要供于宗祠之中才能生效。”

    金羽瞪大了眼,一下就听出所谓的“取”只是“偷”的美化。这两位把桃源境闹了个天翻地覆不说,还曾经闯荡过迷藏海国?“那怎么龙夏鼎又会出现在宣国?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们拿走龙夏鼎,只为引一个目标人物跟出来。”想起往事,燕三郎也是好笑,“至于那口鼎,千岁并没有带回陆地,只是拿它当暗器砸人了。我听说龙夏鼎后面又被送回去发卖,并且顺利成交,不想最后辗转至此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,我们和这口鼎也挺有缘的,我们走到哪,它就出现在哪。”千岁感叹,“既然缘份一场,你说我们要不要……?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燕三郎没好气道,“我们要这东西作甚?”

    龙夏鼎和一般法器又不同,本身没附著任何神通,除了镇地气、利风水之外没有任何作用。他们又不是居于庙堂之上的人物,要这玩意儿干嘛?

    千岁眼珠子转来转去:“你说,吴漱玉明天会不会去?”

    金羽也道:“明天是个大好机会。王宫守卫森严,又有法阵禁绝遁术,轻易不好闯入。她若是也去观礼,我们借机带走她?”

    燕三郎沉吟好一会儿,最后却摇了摇头:“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千岁不满,“错过明日,上哪里再去找这么好的机会?”

    “时间太仓促,我们甚至来不及联系忍冬,也不知道明天玉太妃去不去。”燕三郎却有自己的考量,“就算她去,想偷取玉太妃,首先要有内应。她在安涞城无权无势,可以信任的心腹只有忍冬一个。如果我们联系不上忍冬,就不能取得玉太妃的配合。在安涞城,这一点就很致命。”

    “其次,我们对于城北郊童渊族宗祠的地形完全不熟,那就制订不了撤退和应变计划。”燕三郎一指窗外,“天已经黑了,安涞城实施宵禁,城门也已经下钥,出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出不去就没法子趁夜去勘察地形。

    童渊族的祖地当然不在安涞城,颜枭立都于此,后面才把祖祠迁了过来。那里当然要修得气派,除此之外,他们对地形环境一无所知,这也不利于出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