烧书阁 > 玄幻小说 > 庆荣华 > 第二百七十八章、不过尔尔

第二百七十八章、不过尔尔

    朱旭看到王皇后时,王皇后正低头分析这次事件发生的原委,越来越多的指向证明她是被人算计了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首先,曾荣刚一进宫就被举报本就不正常,接着,她前脚刚命方玉英去处理这事,后脚皇贵妃就带着一堆嫔妃们进来了。

    这话或许有点牵强,因为每日嫔妃们请安的时间是固定的,对方想来也正是算准了这点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,每个年节的前一日,她娘家均会来人探视,顺带把节礼送了,这点对方应该也能算准,故而也算到她要见娘家人,没空过问曾荣一案。

    兴许,对方还掐准了曾荣和王家的过节,故意引起这场纷乱,然后再把皇上引来,真是好一出大戏啊。

    一旁跪着的王老夫人见女儿低着头没看见皇上正等她回话,只得豁出这张老脸来求情。

    “启禀皇上,要说错,是老身的错,老身这小孙女自幼跟着老身长大,老身对她未免娇惯了些,养成孩子骄横跋扈的性子,但有一点,这孩子心思还比较正,绝不会无缘无故去伤人,想必就是小孩子家家的斗嘴输了,面子上过不去,想故意吓唬吓唬这小宫女。”

    朱旭一听,命人去捡起那根枝条来,并送到王老夫人和王皇后面前,“瞧瞧,是够骄横跋扈的,小小年纪就叫嚣着要毁了别人的脸,就这还叫心思正,朕看你们王家的家教也不过尔尔!”

    这话太重了。

    连整个王家都牵扯进去了,王皇后不得不抬起头来和皇上对视。

    她是谁?

    她是母仪天下的皇后,可皇上却因为一个下人斥责她王家的家教不过尔尔,她还有何颜面去母仪天下,她还配母仪天下?

    这时的王皇后不由得恨死了那个前来告状的,也悔死自己不该听母亲的话,若是那会果断些出来放过曾荣,哪有这会的麻烦?

    不过她更恨的是皇上一点也不顾念夫妻之情,就算她有错,就算王家有错,也不必当着这一众人等斥责她王家的家教吧?

    和妻子对视了一眼,朱旭感知到妻子的不满,也意识到方才那句话确实有点重了,再怎么着,皇后也罪不至于被废,不能废,那皇后的颜面他就不得不顾及。

    于是,他收回自己的目光,走到王楚楚面前,居高临下地问:“可曾念过书?”

    “回,回,回皇上,念过。”

    “念过书,那你告诉朕,人之初,性本善还是性本恶?”朱旭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性本善。”

    “好,很好,王老夫人,这孩子该如何教导朕交给你了,三年后,朕希望能看到一个全新的她,知书懂礼,温良恭俭,就像她姑姑一般,在这之前,朕不希望再见到她。”朱旭说完,冷哼一声,连屋都没进,直接往外走。

    刚走两步,忽地意识到还有一事尚未处理,又转过身子,对王皇后说道:“内侍监的人犯错自有内侍监处罚,你要动朕的人,怎么也要先经过朕的同意吧?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王皇后跪下去磕头。

    &nbs

    p;  “还有你,一会向刘内侍去领罪,该怎么罚,他说了算。”这句话是对方玉英说的。

    见曾荣傻呆呆的没跟上,朱旭回头瞪了她一眼,“还没跪够?”

    “回皇上,下官还有点东西没拿。”曾荣说完看向方掌教。

    方掌教才想起来是从曾荣那搜出来的吃食,忙亲自跑进去抱了出来,曾荣接过这堆东西,这才跟在皇上后面出了坤宁宫。

    “多谢皇上解困。”曾荣对朱旭屈膝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先去看看他吧,也没见别人像你这么能闹腾的,别说朕没警告你,再闹出动静来试试。”朱旭斜睨了她一眼,拂袖离开了。

    曾荣站在日头下半响没动地方,这个“他”是指朱恒?

    朱恒出面了?

    那是谁知会的他?难不成是皇贵妃去坤宁宫了?

    曾荣思索了一会也没答案,犹豫了一会,回内三所住处洗了个澡,犹豫了许久,没敢把自己带来的东西带往慈宁宫,主要是怕这些东西被人做了手脚,万一出点什么事情她可真没处后悔去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趟慈宁宫肯定是免不了的,故从内三所出来,曾荣回药典局,果然,崔元华说她从坤宁宫出来就直接去了乾宁宫,彼时皇上正忙着见臣子,她只得托人把常德子叫出来。

    杜鹃没说她是否去求过常德子,倒是告诉曾荣,早膳时分阿梅来找过她,得知她被坤宁宫的人带走,阿梅脸都白了,急急忙忙跑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倒是替曾荣解了惑,原来不是皇贵妃进慈宁宫了,而是阿梅知会的朱恒。

    从药典局出来,曾荣进了慈宁宫,先去见的太后,太后先是问她可是受委屈了,接着又问事情原委。

    待曾荣一一回复后,太后沉吟片刻,问:“那王家小姑娘该不是和你有什么过节吧?”

    曾荣一听只得苦笑道:“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太后。”

    得知是之前在锦绣坊结的怨,太后摇摇头,“哀家瞅着皇后是个知书识礼,没想到小辈竟然如此跋扈。”

    曾荣一听,太后这是暗示她,皇后的尊严和声誉必须维护,忙陪笑道:“回太后,下官明白,下官记得旧年腊八,皇后并不认识下官,可因着收到下官做的那件常服,居然差人特地到尚工局给下官送了一碗腊八粥,彼时的柳姑姑还说呢,这可是整个尚工局独一份的恩宠。再后来,皇后又召见过下官一次,也赏了下官一对金镯子,下官一直记着呢。”

    太后听了方点点头,满意地笑了,换了个话题,问起曾荣究竟带了什么东西进宫,竟然会被误认是违禁物品。

    “回太后,一是艾草做的青团子,二是火腿做的咸肉粽子,三是饴糖腌制的姜片,均为家乡那边的小吃食,本想带来给太后和二殿下尝个鲜的,可方才被方掌教搜去坤宁宫,下官也不知其中又经了何人之手,故不敢奉上,还请太后见谅。”曾荣躬身回道。

    太后对那个火腿粽子似乎没什么兴趣,倒是听到艾草做的青团和饴糖腌制的姜片这两样东西时过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