烧书阁 > 玄幻小说 > 我真的只是村长 > 475 事出太反常
    “设备咱们改造过,并且增加了冷轧生产的工艺设备,不能按照原来的价格来算,何况,他们不是想要咱们的技术工人么?连设备带技术,怎么不值这个价?再说了,酒喝到位,跟他们签了合同,到时候反悔都没用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吴昊一脸不满。

    卖设备,心中本来就不痛快,还说自己要高了价格,这能行?

    朱令时这是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。

    “喝酒的事情,吴书记放心。这次咱们把县里酒量最好的都找来了,三斤高度白酒不是事儿。”

    朱令时一脸自信。

    只要吴书记能把价格谈到一千万,他就可以让对方在酒桌上喝得找不到北,老老实实地把合同给签了。

    “这还是有些少,最好是喝酒都把他们喝得肉痛。”吴昊一想到许志强那嘴脸,就不舒服。

    以前,蓬县的交通条件虽然比吕山县好很多,可没有矿产资源,发展不容易。

    如此情况下,吕山县的经济条件自然比蓬县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而现在,蓬县却开始展现出超过吕山县的势头了。

    卖钢厂设备,如同杀鸡取卵,尤其是吕山县本身就有铁矿跟煤矿,要卖钢厂,本来应该受到很大的阻力。

    钢厂的情况,却让吕山县政府有些闹心。

    生产出来,因为运输成本等,根本卖不出去。

    周边县城,好几个小型钢厂,都是给农机等设备配套的。

    现在同样也处于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与其闲置起来,不如换取资金,用来升级采矿能力跟投入到其他方面的建设。

    当吕山县一行人到达蓬县政府的时候,许志强等人刚达成一致意见。

    “啥?不收购我们的厂了?”吴昊满脸不乐意的看着许志强,“老许,你这是啥意思?我们跑来跑去的好耍?”

    “吴书记,息怒。我们研究了一下,觉得直接收购并不合适,杀鸡取卵的事情做不得,只是我们一个县发展起来,到时候也不合适不是?咱们的目标,是要实现共同富裕。”

    吕红涛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这让吕山县的一行人神情难看。

    “要砍价,也没有你们这样的。我们连报价都没有,就开始玩这!吕县长,你是文化人,我是粗人,咱们说话直接点行不?”吴昊一脸鄙视。

    狗曰的,文化人说话都是这样拐弯抹角么?

    说完,不由看向了旁边的朱令时。

    同样是县长,可看看人家吕红涛,再看看朱令时。

    人跟人,没法比啊。

    朱令时也是一脸尴尬,这都没给自己说话的机会不是?

    他同样是转业干部。

    在吕山县,从一开始转业进入县政府,一直都习惯在吴书记的领导下工作。

    “合作,由你们生产钢锭,我们从吕山县运钢锭回来生产,这样也就不用大费周章。”许志强的话,让吴昊等人很是意外。

    这是许志强?

    事出反常,必有妖。

    许志强是谁?

    看到什么玩意儿,都想弄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。

    “吴书记,朱县长,之前我们就在讨论这事情。吕山县有矿,也有炼钢厂,如果我们收购,要生产,不管是铁矿石还是煤炭,都得从吕山县运输过来。如此一来,成本会增加很多。所以,我们研究讨论后,觉得由你们进行初步的冶炼……”

    吕红涛心中也是不情愿的。

    可刘春来的提醒,又不得不重视。

    看着效益好转,刘春来居然不要,这就让他们有了不少担心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很简单,我们担心以后我们有钱了,你们跑来找我们借钱。与其被天天惦记,不如直接从一开始就共同发展……”许志强心在滴血。

    脸上表情却很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我们需要付出什么?借人是没可能的!”朱令时早就警惕起来了。

    蓬县现在想发展,最大的问题就在人才的匮乏。

    没人,这是整个果城市最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之前吕红涛到吕山县就提过,被吴昊直接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不借人。有个词,叫专业化分工,晓得不?”许志强一脸嘚瑟地问几人。

    专业化分工?

    啥意思?

    “这你们不懂了吧?我就晓得你们不懂!要是懂了,就不至于出现这样的问题。这就好比抱团取暖……”许志强开始嘚瑟起来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全面碾压吴昊,无论是从自己地盘的发展,还是从认知跟经验等方面,都是值得让人自豪的。

    原以为,这辈子都没机会了。

    谁让吕山县有资源,蓬县没有呢?

    没曾想,眼看要退休了,还翻身了。

    “你嘚瑟个球,不就是相互合作嘛!”吴昊见不惯许志强的嘚瑟。“一句话,买不买?”

    “部分我们买,部分不买。合作才是王道。”许志强嘿嘿直乐。

    吴昊差点气得喷血。

    这特么的还是要买啊。

    蓬县方面这是借着机会想要压价?

    直接说不买,然后一步步给自己设圈套?

    许志强不知道这种根本就在自己这里行不通?

    “要是这样,我觉得没法谈了。算了,你们不诚心合作,咱们就不谈了吧。就当我们白跑了一趟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吴昊就准备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吴书记,你真误会了。我们买吕山钢厂的热轧跟冷轧生产设备,这是真心想要合作的。咱们只有联合起来,才能更好地发展。”吕红涛急忙解释。

    吴昊则是看着不吭声的许志强。

    其他吕山县来的领导干部,基本上不吭声。

    来之前,吴书记就特别交代了,无论是许志强,还是吕红涛,那都是顶尖的老狐狸,自认为玩心眼玩不过的,一开始先不要吭声。

    所以,大家都很安静。

    任由吴书记跟对方你来我往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对方真的转了性子,想要在这上面合作?可许志强的性格,会有这么大的转变?”吴昊心中琢磨着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一开始他们谋划的各种方案以及应对措施,都没有啥用了。

    心中琢磨,吴书记脸上却不动声色,只是静静地等着对方继续解释。

    解释不合理,肯定要走。

    “老吴,咱们从进部队开始较劲,半辈子了,马上都要退休了,也没啥意思。”许志强给对方散了一圈烟,点上,喷出一大团烟雾后,才慢吞吞地开口,“说实在的,我也不情愿。奈何,我

    蓬县没矿……”

    许志强说这番话,更让吕山县的几位领导干部心中加强了防备。

    吴昊跟许志强两人,从部队开始就竞争,后来转业,一个到了吕山县,一个到了蓬县,两人的升职道路几乎是一致的,都是从轻工局干事开始……

    几十年,蓬县跟吕山县就因为这两位书记较劲,一直较劲,争抢各种项目不说,对方有啥,自己也得有。

    结果,吕山县有矿山,蓬县没有。

    然后蓬县依然在挣扎,搞出了一堆的厂。

    “继续下去,对人民来说,没有好处。合作,积累咱们两家之力,才能做大做强。”许志强强调着。

    也是刘春来说这个,换成别人,许书记别说听,一巴掌就拍死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热轧生产线跟冷轧生产线,你们准备出多少钱?”吴昊直接问对方。

    这才是目的。

    钢铁厂,这也是主要的生产设备。

    “三百万。”吕红涛伸出了三根手指,“不过我们县财政也紧张,先期支付100万,剩下的两百万,两年时间内还清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套热轧设备,可是德国货,虽然有二十多年了,当初可是由苏联专家帮忙改进过;另外,冷轧设备,才十多年……”吴昊顿时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三百万,就想买走他们钢铁厂一半的设备?

    而且还要欠两百万。

    “莫扯那些没用的!多少成本咱们都知道。另外,你们吕山县的黄麻,全部要了;我们跟港资合作成立了一家彩电生产厂,可以给你们一些配套的零部件生产……”

    许志强的话,再一次让吕山线的领导干部们思维陷入了停顿。

    太反常了!

    实在是太反常了。

    蓬县啥时候跟港资合作了,还要建立彩电生产厂。

    一点风声都没听到。

    这怕是为了压价,吹牛的吧?

    刘春来不会明白,许志强直接把他还在筹建的彩电生产厂给拿来做交易了。

    他自己都不知道能生产哪些零部件呢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正在发愁。

    “这边的情况你也看到了,没有厂房,人员可以先过来,展开研究工作……”刘春来头痛地看着杨艺。

    没有厂房!

    没有研究实验室建立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有地方建立研究实验室吗?”杨艺问刘春来,“什么东西直管要,也不考虑自己胃口有没有那么大,能否吃得下去。”

    刘春来有了女朋友,她也就没了那份心思。

    工作上,很是认真。

    “山城轻工局给你们抽调了二十名相关技术人员,连同原本厂里的,技术人员一共47人;同时,轻工局根据需求,准备支援你们一批相关的电子实验设备……”

    “轻工局这么大方了?”刘春来很意外。

    人员主动往蓬县调不说,甚至连电子实验设备也主动给?

    “以这方面入股,只要17%,要求不过分吧?”杨艺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山城轻工局要求的是14%的股份。

    她自己只加了3%,确保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。

    刘春来更是意外。

    山城轻工局这是准备干啥?

    “你不愿意去山城,苗局长就在蓬县支援你。不是没有条件,而是一些配套的业务,你得有限考虑山城轻工局下属工厂,而不是你们自己建立工厂……”

    这条件,算是条件吗?

    刘春来不认为这算条件。

    “现在当务之急,是你找好地方,到时候人员跟设备就一起过来。另外,运输费,你得自己出,包括人员的交通费;每个月需要给这些技术人员增加10块的出差补贴;他们人事编制依然在山城轻工局……”

    杨艺见刘春来不反对股份的事情,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刘春来现在是真的有些头痛。

    不是为给钱的事情。

    即使都是技术人员,工资也高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增加10块的出差补贴,其实很少。

    山城是大城市,蓬县是小地方。

    小到在进了一千多人之后,他们连几十名技术人员都没地方安置。

    天府机械厂腾出来?

    那个不现实。

    现在本来就拥挤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刘春来也没法回去,只能转而往县政府去。

    县城好些厂子,现在已经没了生产任务,厂房却可以先借来使用。

    至少,用于装下研发部门,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看着刘春来过来,得到秘书通知何俊华通知的吕红涛急忙从会议室出来了。

    吕山县的有人在不断打听刘春来的消息,吴昊想干啥,作为几十年交情的许志强最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挖人!

    要是刘春来被吕山县挖走了,他们所有计划都得被搁置起来。

    蓬县政府想尽千方百计不让对方接触到刘春来。

    所以中午吃了饭就把刘春来给赶走了。

    现在吕山县的领导干部在这里,刘春来居然主动送上门。

    刘春来不解吕红涛为什么突然发火,平时不都是很客气的么?

    “山城轻工局那边的技术人员已经调集齐了,支援了一批设备,没地方安置啊。”刘春来见吕红涛心情不好,以为是严打的事情,直接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“行了,知道了,你先回去吧,到时候我跟许书记商量一下。”吕红涛直接赶人了。

    刘春来无语。

    “出事了?”刘春来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现在正在开会,我马上得回会议室。”吕红涛给何俊华递过去一个眼神后,直接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何俊华明了,把刘春来拉到自己办公室,一边给刘春来泡茶,一边开口:“春来大队长,县里面工作很慢,这阵的情况,你也知道,虽然你们的事情非常重要,可吕县长跟许书记要负责整个县里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这话吕红涛跟许志强不好说,何俊华能说。

    刘春来觉得这一切太反常了。

    他如何感觉不出来?

    “何哥,究竟出啥事儿了?透露下呗。”

    何俊华看着他,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该说不该说。

    吕县长也没交代,就是交代了刘春来不能跟吕山县的领导接触。

    从根源上避免人被挖走。